• 翻云覆雨之翻手为云【已审]】 2018-03-28
  • 浙江检验检疫局嵊泗口岸积极开展“3·15活动” 2018-03-28
  • 白百何封面大片 有时温暖公主有时任性女王 2018-03-28
  • 翟晓川:打上海也曾落后 下一场会有很大改变 2018-03-28
  • В Баку начал работу VI Глобальный Бакинский форум 2018-03-28
  • 广西加强酒类产品质量安全监管 2018-03-28
  • 射洪县政府党组召开专题学习研讨会 —— 遂宁新闻网 2018-03-28
  • 机构改革,顺应时代的螺旋式上升(评论员观察) 2018-03-28
  • 同学会送苹果6S,羡慕背后的默契 2018-03-28
  • 尤权:努力为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作出新贡献 2018-03-28
  • 澳媒:澳各地租房困难 悉尼租房者压力全澳最大 2018-03-28
  • 女人说做爱前先戴套,这是原则不能改 2018-03-28
  • [一周声音]中国大学要把握历史发展机遇聚焦“双一流”建设(等6则) 2018-03-28
  • 刘若英导演的处女作电影《后来的我们》定档4月28日 2018-03-28
  • 韩国检方称李明博承认受贿 2018-03-28
  • 如何看待美中之间的贸易逆差

    2018年03月28日 09:10:50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记者 陈学慧 连俊

    网赌时时彩作假被揭穿 www.dfc205.club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根据美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对华301调查报告,指令有关部门研究提出对华采取限制措施的建议。美国此次对华301调查的重要借口之一,是美中之间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美国商务部2月6日公布数据认定,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高达3752亿美元。这个数字成为美国近期对华挥舞贸易制裁“大棒”的重要依据。

      “3752亿美元”这个数额一经公布,就引起了美国企业界和经济学界的质疑,甚至有美国企业家调侃,“特朗普看不懂服务贸易”。

      那么,美中之间这个3752亿美元的货物贸易逆差是怎么来的?从全球价值链来看,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利益顺差在美国。从美国公开的数据、政策,以及中美贸易的发展来看,我们不难发现,美国对华巨额贸易逆差的产生与美国的政策取向、货币地位、储蓄率低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当前这种全球国际分工的安排中,特别是在中美贸易的整体格局中,美国不仅没吃亏,还有些“得了便宜卖乖”。美国政府应正视产生贸易赤字的国内深层次结构性原因,而不能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和主要贸易伙伴。

      首先,从政策取向来看,目前这种格局是美国在政策上“一放一收”的结果。

      “一放”,指的是20世纪60年代后,美国在第三次科技革命的背景下,对其国内产业结构进行重大调整,将钢铁、纺织等传统产业逐步转移外放,并在此后的时间里,在其国内主要致力于集成电路、精密机械、精细化工等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发展,逐步利用其科技优势、生产优势等塑造出以服务业为主,低储蓄、高消费的经济格局。

      这种政策反映在中美经贸问题上面,成为美国对华巨额贸易逆差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公司布局海外,特别是在中国投资巨大,这些跨国公司的内部贸易以及与国外的产业内贸易成为美国贸易逆差急速扩大的主要原因。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日前在华表示,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3752亿美元,其中,至少有40%来自于中国以外国家制造但在中国组装产品的供应链效应,“3752亿美元占2017年美国全球货物贸易逆差的47%。如果考虑来自中国以外的投入,使用经合组织和WTO提供的贸易和增值矩阵进行调整,则可以将份额从47%降至28%?!?/p>

      “一收”,指的是美国多年来严格执行出口管制措施,尤其是在推动其本国经济发展的高科技产业方面,几乎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近年来美国对华出口限制不减反增,甚至扩大到部分民用的非美国独有的科技产品。这进一步加剧了美中贸易的不平衡。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就指出,“中美贸易不平衡与美方高技术对华出口的管制有关。美国研究机构报告显示,如果美国对华出口管制放宽,对华贸易逆差可减少35%左右”。

      其次,从货币地位来看,贸易逆差是美元作为全球本位币、美国作为世界最后消费者的必然结果。

      1974年“石油美元”体系建立至今,国际货币体系的流动性基本上由美元来承担,形成了美国国内总需求大于总供给,美国又不断利用美元的国际“硬通货”地位弥补其国内生产不足的格局。美国巨额贸易逆差的产生是利用别国剩余储蓄,来维持其超出自身生产能力的消费水平的必然结果。如果美国不能维持贸易逆差,则全球经济将因失去美元流动性而失速,也会对美国经济形成“反噬”。

      第三,从储蓄来看,美国贸易失衡是其国内“消费—储蓄”结构失衡的表现。

      “寅吃卯粮”是美国民众习惯和日常生活的常态,居民储蓄率低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扭转,美国的政府支出也不可能短期内明显压缩。除非美国提高国民储蓄率或者降低投资,否则美国实现经常账户的盈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斯蒂芬·罗奇指出,美国贸易赤字上升的重要原因是美国在没有储蓄的情况下追求增长。与现代经济史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国内储蓄率最低。他认为,从净国民储蓄率这个指标即企业储蓄、家庭储蓄和政府支出的净值来看,美国现在的净国民储蓄率还不到过去长期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在缺乏储蓄情况下,还要保持经济增长,所以美国要从国外进口资本,同时必须面对经常账户赤字和多边贸易不平衡”。

      政策取向、货币地位、储蓄率低,这几个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产生了美国巨额贸易逆差,这实质是美国国内深层次结构性原因。此外,尽管美国存在巨大的货物贸易逆差,但美国居于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又拥有强势货币,可以从其他国家进口大量质优价廉的产品来维持较低通胀率,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增长。来自国外价廉物美的产品提高了美国民众实际购买力,提高了底层民众的福利。对美国而言,这是占便宜,而不是吃亏。

      还有一个重要事实是,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是结构性的。美国对华在货物贸易上有逆差,但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对华长期保持着巨额顺差,仅2016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就高达557亿美元。此外,中美贸易统计也存在差异。据中国和美国统计工作组测算,美国官方统计的对华贸易逆差每年都被高估20%左右。

      实践证明,中美经贸规模发展到今天的体量,靠的是市场力量和商业规则,在中美经贸关系中,中方从不刻意追求贸易顺差,中美贸易状态完全是由市场形成的,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

    标签 - 美中,中高端,3752亿美元,国民储蓄率,大棒
    网站编辑 - 宋诚